国家文物局推出京津冀试点联合巡查护长城项目启动


  红石门长城位于北京平谷区金海湖镇红石门村,距市区约110公里,是明代长城进入北京境内的起点,长城墙体跨越京津冀,被人称为“一脚踏三省”。

  9日下午,十来位来自北京、天津和河北的文物执法工作人员,头顶烈日,爬至山顶“红石门村一脚踏三省段长城界碑”处。这是京津冀长城执法联合巡查试点的第一次行动。半个多小时前,北京平谷区、天津蓟县和河北兴隆县签订协议,这支巡查队宣告成立。

  这也是国家文物局在全国推出的一项执法试点项目,未来有望在全国推广。


  联合执法避免“三不管”


  兴隆县的女负责人指着界碑向记者介绍说:“这段长城,河北叫三界碑段,北京叫红石门段。”另一位长城执法一线工作人员直言:“以前是各自为政,边界成了执法的模糊地带。联合执法后,明确全线都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只要看到了就要管,而且要管到底。”

  北京市文物局文物执法大队队长赵建明说:“试点开始后,三地打破了‘一亩三分地’的界域概念,联合保护巡视长城,彻底消除曾经边界无人管的尴尬。”

  国家文物局督察司司长刘铭威站在村中一块地图指示牌前说:“长城是线性文物,跨省区市,有些长城甚至是纵向分割的,一个省一半儿。这对于文物的修缮和保护都带来一定的制约。这次打破地界限制,就是希望能够摸索出更接地气儿的方式,保护好长城,保护好中华文明的遗存。”

  一线的文物工作者也希望通过试点“破冰”。根据现行法规政策,执法行政有区域划分,非本地执法人员无权处理当地违法行为。文物部门负责人表示,希望通过此次试点,推动立法解决这一问题。


  巡查交界地带违法破坏行为


  根据昨日签订的京津冀长城执法联合巡查协议书,执法人员主要是开展涉及长城主体及周边违法工程建设,开发利用、破坏长城历史环境风貌、损坏长城主体等方面的联合执法工作。每年,至少有两次区域交界地带的联合执法。

  9月15日前,各地的长城“体检报告”将汇总到国家文物局,报告要包括自查自纠情况,发现的突出问题以及整改方案,涉及长城的违法犯罪案件查处情况,长城保护与执法监管难点及建议。国家文物局将组织督察组,对涉及长城的重大违法犯罪案件进行督办。而京津冀三地试点巡查长城将持续到十月前后。


  三地定期会商通报重要线索


  现代化的沟通手段也将启用。按要求,各方要明确具体联络员,建立工作沟通热线电话和微信群,对日常发现具有倾向性的问题和对方辖区的重要线索,要及时通报。

  “重要问题要有会商机制。”平谷区文化委相关负责人说,“三方会定期开展情报会商,分析、研判、预测形势,通报长城保护巡视的情况,执法信息有望共享。一旦遇到跨区域、跨行业的工作,各方要积极组织,统筹配合,提供人力和物力的支持。”

  兴隆县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已经增加了5名专职长城保护员,县文保部门及乡文化站工作人员也会定期巡查,确保长城安全。“不过这些保护员一年只有1000元补贴,每天他们至少要走2个多小时山路,每个月报告负责段长城的监测情况。我们希望联合巡查后,能够提高一下他们的待遇。”


  现场 51岁护林员每天巡护5公里长城


  蜿蜒的山路上,51岁的护林员郭春江是惟一没戴草帽的人,他一路混编在京津冀长城执法联合巡查队里。

  脚下碎石不断,一会儿爬陡坡,一会儿跨道沟。皮肤黝黑的郭春江却步履生风,宛如在平地上一般自在。这是他每天的必经路。一路上,他不时弯腰捡拾草丛里的牛奶袋、矿泉水瓶等垃圾,放进随身带的垃圾袋里。

  据统计,每天他要巡护的长城段有5公里左右,都位于山间。与执法人员不同,他只能算是志愿者,没有执法权。真的遇到破坏长城的人,他的责任是及时汇报和通知执法人员。他说:“我就住在红石门村,长城就像是我们家里的一部分,保护长城,这是应该的。”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