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陈列展览 > 最新展览

红楼梦华——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画册展

  2018年1月26日,“红楼梦华——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画册展”将在河北博物院开展,展期三个月。



  作为中国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红楼梦》被誉为中国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自18世纪中期问世以来,《红楼梦》便以各种形式在民间广为流传,深受人们的喜爱,并成为绘画创作的重要题材。

  旅顺博物馆收藏的《红楼梦》画册,卷帙浩繁,富丽精雅,由清代晚期河北唐山丰润画师孙温以当时流行的程甲本《红楼梦》小说为蓝本,历36载精心绘制而成。画册以230幅连环画形式的鸿篇巨制,涵盖了全书120回故事情节,入画人物多达3700余个。绘画技法结合青绿山水、重彩工笔与界画艺术,并吸纳西洋绘画元素,以极其细致的笔触再现了书中的山水人物、亭台楼阁、树木花卉、珍禽走兽、鬼怪神仙、舟车轿舆、家具陈设及博古杂项等,堪称《红楼梦》题材绘画创作中的一朵奇葩,体现了清代晚期《红楼梦》美术创作的高超成就。

  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红楼梦》画册绘红楼胜景,扬中华文化。在2018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一起品读经典文学,弘扬传统文化,在新的一年里,共筑中国梦想,共谱美好乐章。

  展览时间:2018年1月26日—4月25日

  展览地点:河北博物院北区13、14号展厅


部分展品介绍


《石头记》大观园全景

钤印:孙、小州

此幅图为《红楼梦》画册之开篇,描述了大观园全景。层峦叠嶂,郁郁葱葱,亭台楼阁,花柳繁华,温柔富贵的生活环境是整个故事的发生地,正是: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


第四回 贾雨村荣任应天府 门子私室密禀权势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钤印:润、斋

且说贾雨村授了应天府,一到任就有件人命官司详至案下,却是薛、冯两家争买一婢,各不相让,以至殴伤人命。曾经在葫芦庙里做过小沙弥的门子向贾雨村出示“护官符”,详说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关系。雨村徇情枉法,胡乱判断了此案,冯家得了许多烧埋银子,也就无甚话说了。


第五回 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钤印:润、斋

宝玉随贾母往宁府中赏梅,一时倦怠,于秦氏上房内惚惚地睡去。恍惚中似随了秦氏,至一所在,但见朱栏玉砌,绿树清溪,真是人迹不逢,飞尘罕到。一美人自称警幻仙姑,邀宝玉随她同游太虚幻境。


第九回 嗔顽童茗烟闹书房

钤印:润、斋

贾家之义学,原系始祖所立,恐族中子弟有贫穷不能请师者,即入此中肄业。一日,塾师不在,贾瑞代管学中之事。金荣欺负秦钟,茗烟报复金荣,贾菌砚打金荣……登时间塾中鼎沸起来。


第二十三回 众姊妹进住大观园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钤印:润、斋

元妃下一道谕,命宝玉及家中姊妹等去园中居住。宝玉听见喜之不胜,忽被贾政传唤。宝玉蹭到这边时,贾政在王夫人房中议事。金钏儿、彩云等在廊檐下站着,见宝玉来,金钏儿上来拉住。一日,正当三月中浣,宝玉在沁芳闸旁桃花底下看《会真记》,风吹桃花飘落满身。黛玉肩上担着花锄,挂着纱囊,拿着花帚,葬花来了。


第二十七回 埋香冢黛玉泣残红 花园中暇游观鹤舞

钤印:润、斋

凤姐让小红回房说话拿东西。小红回来,不见凤姐,又到李纨房中回话。凤姐见小红机敏,要了服侍自己。黛玉正要到园中找众姐妹,见宝玉进门来也不理他。宝钗、探春正在看鹤舞,黛玉去了,三个人一同说话。探春见宝玉来,便要宝玉买字画玩意儿。宝玉说完话不见黛玉,直奔那日黛玉葬桃花的去处,听得黛玉感花伤己的哭吟。


第三十五、三十六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钤印:润、斋

玉钏儿给宝玉送来莲叶汤。宝玉因金钏儿的事愧疚,故意说莲叶汤一点味儿也没有,哄玉钏儿喝一口。通判傅试家的两个嬷嬷来请安,说话之际,宝玉要汤时撞翻了碗烫了手,却只问玉钏儿烫了哪里。这日,黛玉约了湘云来给袭人道喜,隔着窗纱看见宝玉在里面睡着,宝钗坐在身旁做针线,便招手儿叫湘云。


第三十七回 蘅芜院夜拟菊花题  藕香榭饮宴吃螃蟹

钤印:润、斋

这日,湘云请贾母等赏桂花。至午,贾母带王夫人、薛姨妈等来到藕香榭。这藕香榭盖在池中,四面有窗,左右有回廊,后面有曲折桥,山坡下两株桂花开的正好。小丫头煽风炉煮茶烫酒。湘云在藕香榭设下螃蟹宴,贾母与众人一起吃螃蟹说笑。凤姐到廊上与鸳鸯等吃酒说笑,被平儿抹了一脸螃蟹黄子。


第四十五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钤印:孙温

黛玉宿疾又发,在房中静养。这日宝钗来望他,说起彼此处境,二人互诉衷肠,相约晚间再来说话。黄昏时下起雨来,雨滴竹梢,更觉凄凉。黛玉知宝钗不能来了,心有所感,作《秋窗风雨夕》。吟罢搁笔,方欲就寝,宝玉来了,头上带着个大箬笠,身上披着蓑衣。黛玉取笑他像个渔翁。


第五十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钤印:润、斋

大家来到芦雪亭来,独不见湘云宝玉二人。李婶来看热闹,说起一个带玉的哥儿和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在那里商议着吃生肉。李纨忙找出来,原来宝玉湘云要烧鹿肉吃。湘云又拉着平儿、宝琴吃鹿肉。一时,凤姐也披了斗篷走来,凑在一处吃起来。平儿吃毕洗手,发现镯子少了一个。


第五十回 观景远望如艳雪图

钤印:润、斋

众人正在评诗,贾母围了大斗篷,坐着小竹轿来凑趣。说笑一回,仍坐了竹椅轿到暖香坞看惜春的画,大家围随。凤姐披着紫羯绒褂过来请贾母回去用晚饭,贾母上轿。笑着出了夹道东门,见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背后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一会儿,宝琴身后又转出穿大红猩猩毡的宝玉。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钤印:润、斋

腊月二十九日,贾母等有诰封者进宫朝贺行礼,回来便到宁府宗祠祭拜。贾府诸人分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礼毕乐止退出。众人围随着贾母至堂上影前。锦幔高挂,香烛辉煌。上面正房中悬着宁、荣二祖遗像,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像。外面依次传菜进来,贾母捧放在供桌上。


第七十回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钤印:润、斋

暮春之际,史湘云偶填柳絮词一首,宝钗和黛玉看了有趣,乃议起社填词。湘云宝钗拟了柳絮之题,限了几个调,邀众人来填词。经过观摩评比,公推宝钗的《临江仙》为尊。之后,众人又放风筝除晦气。宝玉的风筝总是放不起来,赌气摔在地下。一时风紧,黛玉的风筝线尽,紫鹃过来剪断放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