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活动

叩开省博新馆之门——走进期待中的十大精品陈列

核心提示

    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河北省博物馆改扩建工程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不久前,省博物馆新馆陈列大纲经过国家专家组论证。循着洋洋洒洒几十万字的陈列大纲,我们充满期待地畅想着省博新馆将呈现的种种样貌:几百万年前泥河湾先人的生活场景、青铜时代彰显商代文明的台西遗址、灿烂瑰丽富丽堂皇的“两个中山”古国、慷慨悲歌气壮山河的燕赵故事、跃然流动光彩夺目的北朝壁画、窑火千年的名窑与琳琅满目的名瓷、千年流传一脉相承的曲阳石雕、保家卫国革故鼎新的近代河北……游走在文字与实物之间,精神可以在每一件陈列品上寻找到诗意的栖息点;畅想于历史与现实的交替中,每一位参观者都能在这里寻找到自己的文化根基与家国历史脉络……来,跟我们一起叩开省博新馆的大门,经历一场充满神秘与奇幻的穿越之旅吧———
    开馆之后的省博,我们可以由南门进入大厅,赫然而立的是两列16根通天立柱,柱体上分别悬挂着源自战国时燕国下都出土的全国第一大青铜宫门铺首,装饰效果强烈,既象征性地代表了燕赵古国,又包含了通过博物馆叩开历史之门的寓意,具有强烈的冲击力。主入口紫铜大门把手以及大厅迎面的山字形器馆标告诉人们:这里是河北省博物馆。
    拾级而上,进入南北东西中轴线交汇点的44米高中央玻璃大厅,大厅正中是大型雕塑“文化如水”,通过水与树木的艺术形象,直观地表达了博物馆的追求与责任———“文化滋润人的心田,如同雨露满足树木的渴望”。省博物馆馆长谷同伟为我们一一揭开十大常设陈列的神秘面纱:
 

石器时代——— 泥河湾   

    混沌、空旷;神秘、传奇;丛林、大海、陆地……一块块小石头,一枚枚古化石,一片片海藻印迹……却支撑着几百万年的人类文明的重量,镌刻着人类起源的历史足迹。200万年前,温暖湿润的泥河湾,饮水的大象陷在泥沼中不能自拔,奄奄一息。一群原始人用木棒和石块将大象打死,然后用石片在象身上取肉食用。“200万年前的大象盛宴”叩开了河北远古人类的历史之门,也掀开了河北省博物馆新馆陈列的宏伟篇章。
    《石器时代的泥河湾》陈列是省博新馆基本陈列之一,展示旧石器时代河北泥河湾遗址群的重要发现,并力求还原200万年前至1万年前远古人类的生活状态。
    泥河湾是桑干河畔隶属于阳原县的一个小山村。近百年来,以它命名的泥河湾盆地、泥河湾地层和泥河湾遗址群等早已超出这个普通自然村的概念,成为蜚声中外的古地质、古生物和古人类研究的圣地。在这里出现了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成为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焦点。
    该陈列通过“序•东方人类的发源地——— 泥河湾”、“200万年前的大象盛宴”、“10万年前的猎马人”和“中国北方最早的制陶者”几个单元,表现200万年前马圈沟原始人的生产生活;10万年前侯家窑人狩猎野马、野驴并以此为生的情景;展示于家沟出土的1.1万年前中国北方最古老的陶片,并由此出现革命性变革、向新石器时代迈进的历程。通过分别属于旧石器时代早期、中期和晚期的典型性时间节点,描绘人类旧石器时代漫长而缓慢的发展历史。
    除展出旧石器实物、地层和必要的图片、图表和说明文字外,陈列将用电子技术,制作大型动漫,生动地展示马圈沟原始人类餐食大象的情景;并采用复原景观及油画、人像等艺术手段,形象地再现不同历史时期泥河湾人的生产和生活。

陶器时代——— 新石器遗址

陶面具(新石器时代)
陶面具(新石器时代)

        从冰冷的石器时代到充满温情与智慧的陶器时代,河北先人的文明之旅展现出了多种文明形式,传递出“家的温馨、艺术的情趣、田园的惬意”——— 南庄头人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业生产方式;北福地人情趣盎然的远古“假面具舞会”;磁山人畅情山水、种粟养鸡的田园生活……
        在距今9700至10500年前的南庄头,人们不仅从事着狩猎和采集,并且开始刀耕火种的生产行为。遗址出土的“角锥”作为当时点播种子的工具被展出。它就是华北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南庄头人通过刀耕火种的生产而获得精细的粮食和美味的烤肉,遗址中“烧烤小沟”的发现,充其量只能证明这里曾经有过一场美食盛宴,但是,易县北福地的先民们却将之推向了一场精神的狂欢,祭祀场上曾经举行过一场8000年前的“假面具舞会”。
        人面、猪面、猴面和猫虎面……面具系戴人脸上,一个个惟妙惟肖的陶刻面具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灵魂,与之对视,仿佛瞬间穿越了8000年的时空隧道,带你加入那场“假面具的狂欢”——— 秋后,在易县北福地原野上的浅坑中,人们带着自己最精美的石器、玉器、陶器来到祭祀场。一组戴着人面、猪面、猴面等陶质面具,头插鸡翎,手舞树枝的巫人,打跑了各路神灵,仪式宣告结束。仪式过程中,先民把自己的祭器一排排放置到土坑里,用纯净的细黄土将其掩埋,奉献给大地之神。
        展厅中辟一块空地,布置背景,复制北福地出土的各种面具。观众可头戴面具,模仿原始人祭祀舞蹈,并可拍照。
        一颗小小的粟粒,让你想起几千年前磁山先人辛勤劳作的场面,嗅出万亩芬芳的丰收味道。远远地望着或静静地凝视着那些粟粒,回忆起磁山人在家里用粟米喂养着成群的家鸡、家猪、家犬。小小的粟粒真是神奇,诞生出了“磁山文化“,也在世界文明史上写下了人工栽培粟的世界最早纪录。总面积14万平方米的磁山遗址是华北地区首次发现的新石器时代中早期文化遗存,考古学上定名为“磁山文化”。我国已故著名考古专家夏鼐先生曾指出:“磁山文化遗址的发现是我国新石器时代考古的重大发现。”
        河北新石器考古发掘的重要遗址近100处,其中以徐水南庄头、易县北福地、磁山文化遗址最具代表性。这个展厅,试图运用实物、图表、照片、模型、动漫影像等多种形式,还原一个个真实的生活场景,将三处遗址的面貌生动地呈现于参观者面前。

青铜时代——— 台西遗址

饕餮纹钺(商)
饕餮纹钺(商)

        与商代同时并存的河北先人创造的台西方国,以其独特文化样态与之共同繁荣昌盛。台西遗址上商代先民创造出了世界上最早的铁器、世界上最早的平纹绉丝纺织品、我国最古老的医疗工具……面对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时,我们除了惊叹之外,在内心深处更多升腾出的是源源不断的自豪感。
        商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有文字记载的国家政权。河北省内共发现几十处先商、商代遗址和遗迹以及不计其数的遗物。如藁城台西遗址、邢台葛家庄、曹演庄遗址、定州北庄商墓、武安赵窑遗址、磁县下七垣遗址等等,尤其是台西遗址,以其规模大、出土丰富、文物价值高而闻名国内外。
        台西遗址距今约3400年,面积约10万平方米。出土青铜、金、玉、陶、石、骨角蚌器、漆木器、丝麻织物等遗物3000余件。其中铁刃铜钺、铁矿渣、麻织品、石质砭镰、酒曲实物、酿酒作坊遗址等都是目前世界上发现最早的同类实物,创造了七项“世界之最”。
        该陈列结合展室的空间环境、文物收藏在十个单元中陈列出台西遗址出土文物182件,代表性地展示了台西商代先民的生产、生活情况。辅以照片、图表、文摘、拓片等平面展示手法,模型、景观、触摸屏等立体展示方式,真实、客观、全面、直观地再现商代台西先民创造的辉煌业绩。

慷慨悲歌——— 燕赵故事

透雕龙凤纹大铺首(战国)
透雕龙凤纹大铺首(战国)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它不仅是河北的历史财富,也成为当代河北的人文精神,并赋予了它更多的新内涵。而改革创新、招贤纳士等燕赵精神在当代河北则具有更多的现实意义。寻找河北人的文化品性,我们无法抛开燕赵历史文化基因。
    河北又称“燕赵”,源自古时的燕国和赵国。
    燕国是西周至战国时期北方重要封国。周武王灭商之后,封召公奭于燕,遂有燕国,至公元前222年被秦所灭,历经800余年。西周时期,凭借周王室的军事威势,域广国强,一度称为“钜燕”。春秋时期,受北方游牧民族侵扰,国势渐弱,曾三易国都。战国中期,燕昭王采取一系列兴燕举措,招贤纳士,改革内政,休养生息,国力增强,跻身“战国七雄”之列,其疆域包括今河北北部、内蒙古南部、山西东北部、山东西北部及辽宁西部等地区。
    赵国是战国时期的东方强国,与韩氏、魏氏三分晋地而建国。公元前309年,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进行军事改革,盛极一时。时赵地方二千里,带甲数十万,骑万匹,粟可支十年,傲然雄视天下,常怀吞秦之志,“收率天下以摈秦,秦兵不敢出函谷关十五年”。与秦、齐、楚、燕、韩、魏并称战国七雄。
    《慷慨悲歌——— 燕赵故事》陈列在燕国和赵国各自1000平方米的展示空间中,将燕国的历史通过“燕国故都”、“礼仪之邦”、“金戈铁马”、“铁器时代”、“金色记忆”五个单元的文物与“棠下问事”、“子之之乱”、“齐桓别燕”、“昭王求贤”、“乐毅伐齐”、“秦开却胡”、“荆轲刺秦”七幅大型绘画为主副线的形式组合展出;赵国陈列则将采用先进的多媒体动漫技术,形象再现胡服骑射、沙丘宫变、和氏璧、完璧归赵、秦王击缶、将相和、奉公守法、阏与之战、长平之战、触龙说赵太后、窃符救赵、毛遂自荐、守卫邯郸、廉颇老矣、李牧守边等典故故事,让观众在轻松快乐的视觉享受中汲取智慧,感悟历史。
    上千件实物、图表、文字、模型、大型画面及动漫影像等现代科技手段的全面展示,将使观众对燕国和赵国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和了解。

战国雄风——— 古中山国

错金银虎噬鹿屏风座(战国)
错金银虎噬鹿屏风座(战国)

    当你面对古中山国气势恢弘、漫漫无边的两千多件出土国宝时,任何文字与语言都显得轻佻和苍白。什么是世界之最,何为辉煌灿烂,何为奢华奇丽……我们只能沉浸在这个2000多年前的千乘之国的伟大与自豪之中。古中山国,这个神奇的宝藏,给我们当今河北寻找了文化积淀。
    战国之世,万乘之国七,千乘之国五,中山国是由白狄族鲜虞部建立的千乘之国。战国中山与齐、魏、燕、赵等强国相抗衡,耀兵称王于太行山麓。但由于中山国为游牧民族所建,史载缺略,遗迹湮没于地下,两千多年来鲜为人知。
    20世纪70年代以来,考古工作者在河北省平山县勘探了中山国国都故城,发掘了五座中山王族墓和百余座平民墓,共出土文物两万余件,其中大量文物精美异常,无与伦比,雄风逼人,叹为观止。
    《战国雄风——— 古中山国》陈列将在旧馆展出200余件文物的基础上增加到2500余件,除中山三器、错银双翼神兽、四龙四凤铜方案、错金银虎噬鹿屏风座、银首人佣灯、十五连盏灯等悉数出展外,绝大部分文物为首次面世。
    该展览是省博新馆基本陈列之一,计划占用两个展厅,陈列面积2000平方米,展出文物两千余件。根据展厅建筑特点,陈列分为“古国风貌”和“王墓宝藏”两个展厅。
    第一展厅以国史、国都、经济、文化、征战、王陵六个单元展示中山国的整体面貌,让观众感受到中山国的独特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
    第二展厅展示中山王族墓中出土的青铜器、金银器、玉石器和陶器等艺术精品,表现中山国手工业制造的艺术风格和高超工艺。
    两个展厅间的回廊,展出“中山国之最”,介绍中山国在世界或中国居于“之最”地位的文物或史实。

大汉绝唱——— 满城汉墓

“长信”宫灯(西汉)
“长信”宫灯(西汉)

    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错金博山炉、蟠龙纹壶、朱雀衔环杯、透雕双龙白玉璧……满城汉墓每一件文物都如雷贯耳;透过3000多件金玉华器,透过精致无比的雕刻艺术,足以见证中山国——— 这个汉代诸侯国的富庶和王者生活的奢华。当然在锦衣玉食的浮华背后,我们分明看到了它走向衰败的迹象,以史为鉴。
    满城县陵山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和王后窦绾墓,发现于1968年的“文化大革命”动乱时期,在周恩来总理亲自安排下,由原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亲自主持发掘,总计出土各类文物一万多件。是新中国二十世纪考古重大发现,在考古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刘胜、窦绾墓出土文物曾周游各国展出,其中最为著名的要数长信宫灯和金缕玉衣。
    长信宫灯,铜质鎏金,高48厘米。由头部、身躯、右臂、灯座、灯盘、灯罩六个部分组成。执灯宫女神态安然,左手执灯,右臂上扬,袖口自然下垂,烟灰通过右臂吸入体内,以保持室内清洁。灯盘、灯罩可随意转动开合调节照射方向。灯体有9处铭文,共65字,分别记载了灯的重量、容量和所属者,从铭文推知,使用者几经变化而至窦绾。
    刘胜金缕玉衣,是我国发现最早、等级最高、保存最完整的金缕玉衣。玉衣是汉代皇帝以及王侯贵族的特制葬服,按等级分为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刘胜金缕玉衣全长1.88米,用玉片2498片,金丝1100克。同时出土的还有铜枕、九窍塞、玉握和玉璧。
    陈列将按照“惊天发现”、“陵山古墓”、“刘胜其人”等20个单元,在2000平方米的展示面积中,展示文物3400余件、图片100余幅。

古代壁画

高洋墓壁画局部(北齐)
高洋墓壁画局部(北齐)

    古代壁画在河北的历史画卷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北朝壁画的艺术成就尤甚,一幅幅出土于北朝墓葬的艳丽画卷,风格独具的胡汉交融,奇幻瑰丽的想象空间,惊世骇俗的运笔着墨,独具异彩的构图写真,上承大汉遗风,下开盛唐先声,用线自由流动,挥洒自如,有满壁风动之感,更有身临其境之意。
    上世纪50年代以来,我省境内陆续发现了一批北朝壁画墓葬,为我们了解那个时代的绘画艺术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形象资料。东魏茹茹公主墓壁画,几乎遍布整个墓葬,面积约150平方米。布局严谨,气势恢弘,色泽艳丽,是东魏壁画的首次重大发现,填补了我国绘画史上的一项空白。东魏元祜墓壁画——— 绘有墓主人、属吏及青龙、白虎。青龙线条丰满,形象生动,是难得一见的东魏王朝画迹。北齐高洋墓壁画——— 壁画遍布整个墓葬,面积约700平方米。壁画气势恢弘,内容丰富,色彩古朴典雅,是迄今发现北朝壁画中内容最丰富、面积最大、艺术水平最高的,显示了北朝晚期绘画艺术的高超水平和巨大成就。北齐高孝绪墓壁画——— 绘制执仪仗人物20余人,人物形象圆润饱满,线条简练流畅,是古代疏体绘画的真实体现,为北齐时期绘画艺术的佳作。
    北朝壁画展奉献给观众的是北朝壁画的部分精品原件,以及按原件精心绘制的临摹品。其中最值得期待的恐怕要数长35.6米、最高点达8米的北齐高洋墓壁画。此外,还有数十件北朝时期的陶俑、镇墓兽等,作为辅助展示,来烘托壁画展出的气氛。

曲阳石雕

白石菩萨立像(唐)
白石菩萨立像(唐)

    在沉稳厚重的深色调展厅里,那一抹飞白,令人过目不忘,始自汉代的曲阳白石雕刻,晶莹剔透,高贵典雅。从满城汉墓中走出的洁白的侍俑到元明清三代的宫殿主角儿,再到北京十大建筑、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等现代标志建筑,“汉白玉曲阳石雕”走过了两千多年长盛不衰的历史。
    曲阳是中国石雕艺术之乡,白石雕刻尤为著名。从西汉开始,曲阳人采当地白石,走上雕刻之路。世间所称“汉白玉”即源于此。
    满城县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的汉白玉侍俑,是目前所见最早的曲阳石雕。
    北朝时期,曲阳成为北方佛教造像中心。北魏晚期开始大量出现白石佛教造像,至东魏北齐,又普遍运用了镂雕、描金彩绘、圆雕大像等技法,艺术水平达于高峰。
    隋唐时期,曲阳石雕趋于纯熟自然,人物形象或挺拔刚健、或婀娜多姿,雍容华贵,别开生面。五代王处直墓出土的伎乐图女伶丰腴饱满,浮雕门神威武雄壮,气韵鲜活,不逊盛唐,世所仅见。
    元代,代表全国石雕艺术最高水平的曲阳人杨琼主持了元大都的建设,从此为曲阳石雕艺术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的方向,在建筑领域大放异彩,影响深远。
    明清两代,皇家宫殿、庙宇、华表、桥梁、栏杆、牌坊、石狮、陵墓等,曲阳石雕无处不在,遗存至今。
    该陈列中参观者将欣赏到130余件各种类型的曲阳石雕作品,遍数全国,独一无二。

名窑名瓷

青花开光镂雕红蓝釉花卉大罐(元)
青花开光镂雕红蓝釉花卉大罐(元)

    如果说定窑、邢窑是华美、典雅的代表,彰显高贵血统的话,那么磁州窑、井陉窑则更多地负载着民间烟火,与千百年来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千年不息的窑火,造就了邢窑、定窑、磁州窑、井陉窑四大名窑的声名远播,也造就了灿烂的河北瓷器史,书写下河北艺术史上的绚丽华章。
    《名窑名瓷》是省博新馆固定陈列之一,1000平方米的展厅内,分北朝瓷器、邢窑瓷器、定窑瓷器、磁州窑瓷器、井陉窑瓷器、元瓷遗珍及明清官窑精品七个单元,展出精美文物300余件。
    馆藏北朝瓷器之尊——— 青瓷莲花尊,体形硕大,造型挺拔,厚重的莲瓣自上而下反复堆贴,俯仰呼应,是北朝时期北方青瓷的代表作。
    邢窑是唐代著名瓷窑,以烧制白瓷闻名,邢窑白瓷的出现,改变了魏晋以来青瓷一统天下的局面,形成“南青北白”两大体系。
    定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系宋代白瓷之冠,为官府大量定烧瓷器。装饰技法以白釉刻花、白釉划花和白釉印花为主,纹样秀丽典雅。
    磁州窑是我国古代北方最大的民窑体系,以生产白釉黑彩瓷器著称,黑白对比强烈,色泽鲜明。纹饰题材来源于民间生活,取材于自然界中的植物、动物和人物故事,生动亲切,富有幽默感。
    展出的馆藏元代青花釉里红开光镂雕花卉盖罐,集绘画、浮雕、镂雕、贴塑、青花、釉里红等多种技法于一体,是世界闻名的艺术珍品,代表了元青花的最高水平。

百年掠影——— 近代河北

张寒辉《松花江上》手稿(近代)
张寒辉《松花江上》手稿(近代)

    近代河北始终屹立在时代发展和社会变革的最前沿,且不说英勇无畏、慷慨激昂地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革命壮举,单单着眼于近代河北在近代经济史、近代工业史等方面的作用就不可小觑。
    《百年掠影——— 近代河北》作为常设陈列,将在与各项临时展览一起构成的近现代馆(旧馆)中展出,展示近代河北百年来屈辱、觉醒、抗争与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近代历程。
    陈列将摆脱以往教科书式的罗列方法,简化背景,突出放大人、事、物构成的历史节点,突出地方特色,努力增强可读性和感染力。并将以500多幅照片、300多件文物,在300多米展线、180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立体生动地展示近代百年河北的觉醒、大事与创举等史实。
最引人注目的有中国近代最早使用机械开采的大型煤矿;中国第一条标准轨距铁路;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中国最早采用机械化生产的水泥厂;中国近代第一所官办大学;民国时期中国最大的水泥厂等等。还有李大钊与五四运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战争等等,揭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历史必然性。
    走出省博新馆,回望内容丰富的展厅,它不正像一个巨大舞台吗?而一场历史与文化的盛宴即将隆重开始。期待广大参观者能早日叩开省博新馆的那扇历史之门、文化之门、艺术之门,这里有许许多多的精彩和故事,等待人们去欣赏与倾听。“把博物馆文化带回家”,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回响,这是一个期待,更是一个未来,这种理念一定将会让博物馆与大众生活融合得更加紧密。希望省博新馆是一个新的转折点,为我们开启一个崭新的“后博物馆时代”。

(文转自河北新闻网  河北日报记者刘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