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金缕玉衣


 

在河北博物院《大汉绝唱—满城汉墓》展厅最为显要的位置,静静地陈列着两件以金线连缀玉片而成的奇怪“衣服”,它向人们讲述着泱泱大汉的时代风貌,见证着西汉王侯的奢华岁月,也封存了他们幻灭的永生之梦。其中一件就是蜚声中外的刘胜金缕玉衣(西汉)。

玉衣最早叫做玉匣、玉柙。《后汉书》中曾记载是能使人尸身不朽的王侯葬服。它以四角钻孔的玉片为料,金、银、铜或丝织品为线,按照人体形状做成衣服,是汉代王室最高规格的葬制礼。玉衣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东周时的“缀玉面幕”“缀玉衣服”,汉代对永生的狂热追求,导致了玉衣等丧葬用玉的高度发达,并且一直延续到东汉末年。到三国时魏文帝曹丕黄初三年(公元222年)下诏禁用玉衣,共流行了四百年。

长久以来,玉衣只存在于历史记载当中,没有人见过它真正的模样。直至1968年5月,解放军某部在满城陵山上施工,意外地发现了西汉中山靖王墓,当棺椁的漆皮和朽木灰全部清理,一件用金丝连缀着玉片的铠甲状的东西出现在眼前时,参加发掘的考古工作者狂喜不已,大家不约而同地欢呼:“确实发现玉柙葬服了”!消息传到了北京,经周恩来总理批示,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先生亲赴满城实地考察,最终认定:这是中国考古乃至世界考古史上首次发现的,保存最完整的金缕玉衣,其主人是中山靖王刘胜。刘胜系汉景帝刘启的儿子,汉武帝刘彻庶兄,汉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被封为西汉中山国第一代王。继满城汉墓出土刘胜金缕玉衣之后,河北定州中山怀王刘修墓,江苏徐州火山汉墓,广州西汉南越王赵昧墓等均出土了较为完整的玉衣。此外,还有不少的汉墓出土了数量众多的玉衣片。

刘胜玉衣全长1.88米,共用玉片2498片,金丝约1100克。玉衣的外观和男子体型一样,宽肩阔胸,腹部突鼓,四肢粗壮。腹下有男性生殖器罩盒。头部有高高隆起的鼻子,三个狭窄的缝隙代表双眼和嘴。玉衣分为头部、上衣、袖筒裤筒、手套和鞋六个部分,每一部分都可以彼此分离,犹如制衣工人裁剪缝制的一件衣服。其中头部由脸盖和头罩构成,上衣由前片、后片构成,袖筒、裤筒、手套和鞋都是左右分开的。所用玉片大部分呈长方形和方形,也有梯形、三角形、四边形和多边形。最大的玉片长4.5厘米,宽3.5厘米,用在脚底。最小的玉片只有成人拇指盖大小,用来表现手指。与金缕玉衣相伴的还有鎏金镶玉铜枕、玉九窍塞、玉握和18件殓尸用玉璧,组成一套规格最高的汉代丧葬用玉。

根据玉衣的形制推测,制作玉衣要经过造型、玉片加工、金丝编结、成型四个步骤。首先在人体模型上画出纵横的线,把模型分割成大小不一的“块”,按部分逐格编号。根据编号制作玉片,锯片、钻孔、抛光,用金丝连缀在一起。刘胜金缕玉衣金丝含金量为96%。编缀方法是从玉片内向外穿插,相邻玉片中心拧成右旋的盘结。红色丝织物将每一部分的边缘包裹缝合。最后,用预置在各部分连接处的条带进行连接,玉衣的制作完成。如若一片玉片不合要求,有丝毫的差误,玉衣便会鼓凸不平或无法缀结。因此,在当时的生产力条件下玉衣的制作是一项相当精细而又浩大工程。按《后汉书》的记载皇帝的玉衣用金缕,诸侯王、列侯、始封贵人、公主用银缕,大贵人、长公主用铜缕。身为诸侯王的刘胜着金缕玉衣下葬,可能是玉衣分等级使用制度在西汉中期尚未形成。

希冀在玉的保护下走向永生的墓主,结局又如何?事与愿违。豪华的葬具和贵重的随葬品引来无数的盗墓者,大多汉墓下葬不久即遭盗毁,几乎十墓九空,尸骨无存。满城汉墓避开了盗墓贼,却因墓葬中大量的酒和动物,增加了有机物。在时间、大自然和微生物的联合作用下,刘胜的尸骸在金缕玉衣中腐朽成泥,仅剩几枚残齿和少量骨灰。